<ins id="jdd7v"><th id="jdd7v"></th></ins>

          <em id="jdd7v"></em>

          <strike id="jdd7v"></strike>

              日本在1965年就給了韓國約8億美元的一次性賠償,韓國為何揪著歷史問題不放呢?

              日本侵略過韓國。1、日本第一次入侵朝鮮半島的時候是在四世紀的時候。當時還沒有天皇家族。因為真正有記載關于日本天皇是在六世紀的時候。當時日本還被我們稱為倭國。日本在朝鮮半島上建立了殖民統治。實力還非常強大。最盛時曾一度打到平壤附近。當時日本甚至要求中原王朝封日本為朝鮮總督。承認日本在朝鮮半島的統治。2、日本第二次在朝鮮半島就是唐朝的時候了。不過這一次日本遇到了大唐的軍隊,被打的是要多慘有多慘。663年,唐朝、新羅聯軍與倭國、百濟聯軍于白江口發生大戰。唐朝13000軍隊和170多艘戰船把日本42000軍隊、1000多艘戰船打的全軍覆沒。3、日本第三次入侵朝鮮半島是在明朝萬歷年間。當時豐臣秀吉基本上統一了朝鮮,于是開始想稱霸中原了。這時候又開始老的思路先入侵朝鮮半島。朝鮮可以說是一敗涂地。最后在明朝的支援下打了六七年才結束。4、日本第四次入侵朝鮮就是甲午戰爭之后了。甲午戰爭之后,朝鮮淪為日本的殖民地。日俄戰爭之后日本徹底稱霸東北亞了。之后吞并了朝鮮,朝鮮開始成為日本殖民地,一直到二戰結束后才朝鮮半島才開始光復。這次占領是時間最長的,也是對朝鮮半島傷害最大的。擴展資料:從歷史上看,西域和東北亞,是歷來的用兵之地。對邊疆區域,屯兵制是千百年來的有效羈縻手段之一。左公柳、安順場、新疆建設兵團都是屯兵制的成果。擴張是個人、公司、社區、集體和國家維護自身生命力的自然訴求。一旦不再擴張,就意味著過了盛年。縱觀歷史上日本對朝鮮半島的覬覦,自唐末就開始,至今也沒有停歇。而中原王朝對周邊的威壓,也從未止步。中原王朝300年一輪更替,是農業時代的人口增長和自然環境限制二者不可避免的矛盾輪回。而中國、日本、朝鮮的戰爭,也是以300年一輪回來計的www.52en.org.cn防采集。

              日本在1965年就給了韓國約8億美元的一次性賠償,韓國為何揪著歷史問題不放呢?

              1965年,日本和韓國簽了一個《日韓請求權協定》。

              至8月中旬,朝鮮人民軍將美韓軍驅至釜山一隅,攻占了韓國90%的土地。9月15日,聯合國軍在朝鮮半島西海岸仁川港登陸,開始大舉北犯。中國人民志愿軍于10月25日赴朝,與朝鮮人民軍并肩作戰把敵軍從鴨綠江邊

              協議規定:日本無償送給韓國3億美元,援助貸款2億美元,民間借貸3億美元。

              新加坡位于馬來半島最南端,地處韓國-面積約99400平方公里,韓國人口接近4728萬人,中韓相距最近的地方只有93海里 日本相當于云南省 云南省的總面積為39.4萬平方公里,占全國陸地總面積的4.1%。

              1965年,韓國GDP 31億美元,年財政預算3.5億美元,日本當時作為資本主義世界第四大經濟體(1968年躍居第二),外匯儲備也不過18億美元。

              韓國面積約10萬平方公里,約5100萬(截至2019年1月);朝鮮領土面積12.3萬平方公里,人口25,610,672(2018年);日本面積37.8萬平方公里,1.268億(2017年)。1、韓國 大韓民國(韓語:????

              等于說,日本一下子拿出相當于韓國一年的財政預算,白送給韓國,用于賠償給二戰勞工、慰安婦等,其他,日本政府提供的2億美元和日本民間提供的3億美元,作為韓國經濟發展的啟動資金,幫助韓國經濟發展。

              二戰后,美軍入駐日韓。因為日本戰敗。作為日本殖民地的朝鮮解放,北部蘇聯占領區成立朝鮮南部美國占領區成立韓國。日本本土美軍占領至今72年。

              1960年代開始的韓國“漢江奇跡”,離不開日本巨額資金的扶持,也離不開美國日本的技術、市場開放,美軍在越南戰場上的巨額開銷,也給韓國提供了大批的訂單機會。

              這兩個國家本來就相當于貼在一起的 從韓國釜山到日本對馬島約51km 坐最慢的飛機(時速為200km/h)都只要15分鐘 謝謝 請采納

              實話實話,韓國經濟的今天,有賴于日本和美國的扶持。

              當然,日本的援助不是白給的,協議里寫的清清楚楚:以后韓國和日本互相永久放棄對對方的請求權(不光是韓國對日本的賠償。也包括日本放棄在韓國的遺留資產,當然是被美國沒收了)

              也許,這筆當時堪稱天文數字的錢如果賠給二戰勞工,也許也沒有今天這么多事兒了。

              總之,日本認為:自從1965年,協議簽完,美元給掉,以后日韓之間永遠不要再提歷史問題。

              但是,當時韓國是樸正熙軍人政權,他一心發展國家經濟,至于民眾,他才不會想的那么多,作為政變起家的軍人總統,他考慮問題一向是動手或者不動手。

              8億美元到手之后,樸正熙幾乎都投入進了經濟發展之中,至于那3億白拿的美金,說不定也在里面,也說不定被貪腐了一些,總之,沒人知道。

              總之,韓國的經濟快速起來了,而歷史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數以萬計的二戰勞工的怒火,依然在蔓延。

              1970年代,韓國政府為了平息民間怒火,象征性地給與二戰期間被征召的軍人、勞工等等每人30萬韓元,總共支付了91億韓元,相當于日本那3億美元的二十分之一。

              韓國民主化之后,韓國右翼長期執政,日韓之間的歷史問題長期被淡化,兩國間生意歸生意,歷史歸歷史。

              進入21世紀,日韓關系開始嚴重的不穩定起來。

              左翼的盧武鉉上臺之后,當時很快和日本爆發了獨島之爭,但這個小島的外交爭端很快升級成了兩國的全面對立。

              盧武鉉為了顯示對日強硬,不僅強化對日本的外交戰,也在社會層面啟動了對歷史的“清算”。

              二戰時期的親日派的財產被沒收,并遭到了批斗,隨后,韓國政府到民間又開啟了對日本的索賠過程。

              李明博和樸槿惠當政時期,日韓間關系還可以,歷史問題又得到了淡化,樸槿惠還和安倍簽了慰安婦密約。

              不過隨著2017年樸槿惠下臺,文在寅上臺,作為盧武鉉的好學生、好戰友,這2年,日韓歷史問題再度爆發,并逐漸升級為日韓兩國政府和國民的全面對立。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這是韓國政府的民族牌而已。

              韓國政府認為民族主義思想有利于團結民眾,歷任政府都打著這張牌。

              實際上,早在樸正熙時代,韓國就和日本達成了戰爭賠償的協定。

              這就是1965年的《日韓基本條約(Treaty on Basic Relations between Japan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

              根據條約,日本無需對韓國進行戰爭賠償,但日本承認韓國是殖民地,給予殖民地受害賠償”一次性賠償給韓國政府現金3.64億美元,加上商業貸款,一共是8億美元。

              我們今天看來,8億美元算得了什么。

              然而這是60年代,當時整個日本的外匯儲備才14億美元。一次性支付3.64億美元絕對是一筆可怕的巨款。

              打個比方,今天日本外匯儲備為1萬2564億美元,拿出四分之一也就是3000億美元賠償給韓國,大家覺得多不多?

              更別說,還有同樣數量的商業貸款。

              60年代韓國是很窮的,大大不如北朝鮮,比中國大陸也好不到哪里去。

              當然,日本人給錢不是無條件的。

              條約中明確寫明:日韓兩國永久解決這方面(二戰受害賠償)的賠償事務。

              樸正熙政府利用這筆巨款,作為經濟發展的啟動資金。

              搞笑的是,歷屆韓國人要面子,都不公開條約中寫明韓國放棄繼續要求賠償。

              直到2005年,這個條約才完全公開,引起軒然大波。

              更牛叉的是,樸正熙政府宣布韓國戰爭受害者有100多萬,然而這筆錢補償給受害者的僅僅8000多人。

              正常來說,韓國人在60年代就拿到這筆錢,并且已經同意放棄賠償。然這20年,韓國人仍然不斷糾纏,尤其民間組織仍然不斷要求賠償。

              至于道歉,其實日本人對韓國人真的算不錯了,多次道歉。

              1965年2月17日,日本外相椎名悅三郎應韓國外務部長官李東元的邀請訪問韓國,首次就過去的歷史問題向韓國表示公開道歉。

              1982年8月26日,內閣官房長官宮澤喜一:“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深刻認識到過去我國的行為,曾經給包括韓國、中國等亞洲各國的國民以極大的痛苦和損害,站在反省和決心不能讓這類事件再度發生的立場上,走上了和平國家的道路。我國對韓國,曾在昭和40年的《日韓聯合公報》中,闡述了‘過去的關系令人遺憾,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對中國,則在《日中聯合聲明》中,闡述了‘痛感過去日本國通過戰爭,給中國國民造成重大損害的責任,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這也就確認了,上述我國的反省和決心,這種認識現在也沒有任何改變。

              1990年4月18日,外務大臣中山太郎。“韓國人被強制遷移到庫頁島勞動,違反了自己的意愿,而是根據當時日本政府的意思。(他們在)戰爭結束后仍然不能回到祖國,只能留在當地生活。日本對此悲劇抱著至誠的歉意。”

              1990年5月24日,明仁天皇。“我國帶來這一不幸時期,想到貴國(韓國)的人民感受到的苦況,我只能感到痛惜之情。”

              類似還有很多,不一一列舉了。

              但韓國人仍然有百分之五十以上,認為日本道歉不徹底。這就不知道具體啥意思。

              其實,韓國人也不是什么好鳥。

              他們誠然給日本侵略者提供了勞動力和慰安婦,算是受害者。

              但千萬不要忘記,日本軍隊中的韓國軍人也是狐假虎威,為禍一方的惡人。

              大家知道為什么中國北方人把韓國人叫做高麗棒子?

              這是因為當時日本華北駐軍中,有不少韓國兵。

              日本人對韓國人是非常歧視的,韓國人一肚子邪火就發在中國無辜平民身上。

              當時日本人對韓國兵不信任,怕他們叛變或者逃亡,很少允許他們在平時帶槍外出。

              于是,這些韓國兵就帶著一根木棍,去中國村莊要糧要錢查戶口,經常毒打無辜平民。

              當時很多人認為,高麗人比日本鬼子還壞,對他們蔑稱為高麗棒子。

              日本在1965年簽訂《日韓請求權協定》時,就給了韓國8億美元賠償,比協定規定的5億還多了3億美元,當時韓國的GDP才30億美元。這筆在當時來說是天文般的賠償款,雙方議定是解決過去的所有歷史遺留問題的全部賠償。是一次性解決,這就叫不可逆轉性。這也是日本超額給了3億美元的原因所在。這個協議,可是日韓兩國邦交正常化的基本關系準則,可以叫綱領性文件。

              韓國政府當時是樸正熙執政時期,拿錢的時候那叫一個開心啊,簽字那叫一個爽快啊,韓國政府拿了這筆錢,沒有賠償給國內真正的戰爭受害者,錢去哪里了?當然是挪作他用了,韓國當時正處于創造“漢江奇跡”的起步階段,當然急需資金呀。當然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或是被貪污腐敗了!

              然后,韓國國內的真正受害者開始鬧事,攻擊日本領事館,持續不斷對日本進行攻擊,到處惡心日本人,日本人就很納悶:我們賠了啊,怎么回事,你們沒拿到錢,該去攻擊自己的政府啊!對于韓國如此沒有底線的行為,日本人這次是真的受不鳥了,韓國是真的挺流氓的挺無賴的,這件事日本反擊也是迫不得已,因為韓國已經開始隨意凍結日本企業的資產并拍賣了……日本終于忍無可忍,于是以此為借口,在經貿上發飆了。

              那韓國政府為何揪著歷史問題不放呢?并不是真正為了那些所謂的受害者出頭申冤,最根本的原因是想利用歷史遺留問題煽動國內的民粹情緒,以對日本的強硬態度而收割國內民意支持率,說穿了就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

              比如文在寅總統上臺后,為了在政治上徹底清洗樸槿惠勢力,肅清樸槿惠的政治影響,便拿出樸槿惠政府與日本簽訂的慰安婦協議以及二戰勞工賠償案煽動國內民粹情緒,想把樸槿惠徹底搞臭,想把她釘在所謂的歷史的恥辱柱上,給她們父子倆扣上一頂“親日韓奸”的大帽子。在這件事情上,文在寅政府是有意為之,識別有用心,是夾帶私貨,那當然是借鐘馗打鬼了。

              凡事物極必反。可結果呢?民粹主義不能當飯吃,當日本人以此為借口掄起關稅大棒橫砸過來的時候,文在寅除了口頭上強硬打口水仗之外,還能拿出什么霹靂之手段進行反制報復呢?到頭來還不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最近日本突然給韓國半導體原材料下達了禁令,導致韓國電子產業“失血”,也引發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日本為什么下手這么狠?

              從日本角度來講,反復說的一點就是韓國不可信。

              至于為什么不可信,日本沒有明確表示,但從日本媒體和官方隱諱的暗示中就能看出原因。

              本質上是日本對韓國在歷史問題上的態度很不滿。

              其實如果不看背景,光看韓國和日本這兩個國家,一定會站在韓國這一邊,認為是日本在歷史問題上態度不誠懇,才引發韓國的各種抵制。

              但是如果了解題目所問的問題,你可能就會有另外一種思考。

              這段歷史值得回顧,會讓日本和韓國如今的矛盾多一層理解。

              日本和韓國在二戰后都成了美國的駐軍國,美國迫切希望這兩個國家能夠友好,以完善本地區的戰略同盟體系。因此日本和韓國在上個世紀60年代之后加快了和解的步伐。

              日韓和解的最大問題當然是歷史問題,也就是日本二戰前乃至二戰時對韓國的占領和殖民等一系列問題。比如二戰勞工問題就是其中之一。

              日本對此是有道歉和反省的,但光有態度不行,韓國要日本有所表示。

              最終在1965年,日本和韓國簽署了一個解決有關解決二戰勞工問題的《日韓請求權協定》。該協定規定了日本給韓國政府提供一次性的款項,韓國用它來滿足國內對日本的二戰勞工訴求的賠償。

              就意味著無論從國家層面上,還是從個人層面來講,日本不再對所謂強征二戰勞工問題進行賠償了。

              韓國當時的總統是樸槿惠的父親樸正熙,他就答應了。

              日本給了樸正熙政府多少錢呢?3億美元。這是韓國GDP的十分之一之多!可見日本還是挺下血本的。

              除了這些錢之外,還有5億美元的貸款。這就是題目所言的8億美元的由來。

              這些貸款基本也是用日本對外援助的ODA形式發放的,說是貸款,還款期限特別長,有的甚至50年,而且低息甚至無息,最后很多甚至都不用還了,等于白給韓國。

              這些錢對韓國經濟發展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也是韓國和日本關系能夠打開局面的根本原因之一。

              因此,這次日本突然對韓國實施了半導體原材料的禁令,一個不滿就來自不久前韓國法院判處日本企業賠償二戰勞工一案。

              這讓日本非常惱火,認為韓國政府違反了1965年的協議。而韓國說,當年雙方和解的只是國家賠償,后來韓國個人自己向日本申請的賠償不算。

              這是雙方矛盾的焦點。

              當然至于1965年的協議到底雙方具體怎么談的,那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樸槿惠和樸正熙)

              反正日本人把錢是給樸正熙了,至于樸正熙是不是把這些錢真的用于韓國二戰勞工的賠償那就不得而知。

              因此,除了日韓歷史矛盾之外,韓國最近又牽扯出來樸槿惠父親當年到底如何處理這筆錢,有沒有貪腐問題等更復雜的韓國內政。

              反正他們真是一團亂麻呀!

              這個說起來話就長了。朝鮮原來一直都是我們中國的藩屬國,但1894年甲午戰爭中國戰敗,在日本的“保護”下,朝鮮“獨立”。1898年日本強迫“獨立”的朝鮮改名為大韓帝國。等到了1905年日俄戰爭之后,日本強迫朝鮮(大韓帝國)簽署《乙巳條約》,日韓(朝)正式合并,朝鮮徹底淪為日本的殖民地。

              在日本殖民朝鮮的時候,日本對朝鮮進行了經濟掠奪,殖民奴役,瘋狂鎮壓朝鮮人民的反抗。特別是日本在二戰中經常抓朝鮮人到日本做苦力,經常強征、誘騙朝鮮女性去做慰安婦。

              樸正熙(高木正雄)軍裝照

              看過抗戰影視劇的朋友都應該記得,在很多抗戰影視劇里,不光有日本鬼子,還有漢奸、偽軍。日本在對朝鮮進行殖民統治的時候,朝鮮也有很多人附和日本做朝奸的。例如樸槿惠的老爸樸正熙,他就是個朝奸。他有個名字叫高木正雄,在偽滿洲國當過警察,后來到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留學,畢業后到關東軍服役,是少尉軍銜。

              二戰結束后,因為美蘇劃分世界的需要,朝鮮被分為朝鮮和韓國兩個國家。北邊的朝鮮對朝奸進行了徹底的清算,但在南邊的韓國韓奸卻沒有得到徹底的清算,反而他們還利用各種既得的優勢,把持著韓國的經濟、外交、軍事、政治、交通、能源等方方面面。他們的影響力至今還在,形成強大的親日派。今年年初,韓國總統文在寅在紀念“三.一運動”100周年的講話中表示,只有徹底的清算韓奸,韓國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樸正熙和女兒樸槿惠

              如今日本和韓國有兩大死結解不開,而這兩大死結又都與樸正熙、樸槿惠有關。一個是關于韓國勞工賠償的問題。日本在殖民統治朝鮮半島期間,是抓了很多朝鮮人到日本做苦工的。有許多朝鮮人就是被日本的企業壓榨而死的。所以呢,韓國政府就要求日本的三凌、川崎、新日鐵等企業賠償。但人家日本政府說了,在日韓建交的時候,日本已經賠償了8億美元給韓國政府了,這勞工的事在那時候就已經一筆勾銷了。當時是誰和日本簽的條約的呢?正是樸正熙。

              另一個問題就是慰安婦問題。大家如果還記得的話,三年前韓國老百姓將當時的總統樸槿惠趕下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她和日本政府簽署了慰安婦密約,日本政府一次性的支付給韓國10億日元,兩國“永久、不可逆轉的”“解決慰安婦問題”。這份密約被記者挖了出來,韓國老百姓簡直炸鍋了。因為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份賣國條約嘛!

              韓國前總統樸槿惠

              對于樸氏父女倆和日本政府簽的條約,有很多韓國人是不同意的。所以反日派一上臺,就不承認這些條約。可人家日本政府哪管你親日還是反日啊,反正你是韓國的合法總統,你代表韓國政府和我日本政府簽的條約就有效。對于日本政府來說,勞工賠償的問題,慰安婦問題都已經徹底的解決了。至于你韓國國內為這兩個條約產生的矛盾,那是你韓國自己的事,與日本無關。而過去一年多來,韓國又是到處立慰安婦銅像,又是到處嚷著要日本相關企業賠償二戰勞工,結果日本就被惹怒了。他掐準了韓國經濟的弱點,對韓國實行了禁運制裁,不向韓國出口半導體材料了。這一下韓國可真要命了。畢竟高純度氟化氫、光刻膠、氟化氫亞胺這仨樣材料日本壟斷了全球70%至100%的供應。沒有這些原材料,韓國的半導體產業就要停工,韓國經濟就要受到重創。而這些東西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替代產品的。

              確實,日本曾經在1965年與韓國簽署《日韓基本條約》,并且給了韓國8億美元。其實日本真正的賠償金只有3.64億美元,其余的是長期貸款等援助,全部加起來才是8億美元。從日本方面來說,日韓雙方的歷史糾葛算是解決了,以韓國當時的樸正熙政府也基本認可。 但是因為當時的韓國處于獨裁軍人政府時期,沒有將日本賠償金落實到受害人頭上,整個韓國社會和受害者都不知道。

              這次韓國針對日本在歷史上的勞工和慰安婦問題揪住不放,好像是惹惱了日本人。使得日本政府從7月1日起,翻臉從經濟技術產品上制裁韓國,并且打中韓國關鍵要害。一個多月時間以來,雙方對立形勢愈演愈烈,韓日關系趨于前所未有的惡化狀態。哪既然是日本早已賠償解決了,為什么韓國還是不依不饒的堅持對日本提出要求:

              一、當年韓國是樸正熙獨裁政府,與日本簽定的《韓日基本條約》韓國社會并不知情,受害者沒有得到賠償。直至后來的1970年,韓國政府拿出約1000多萬美元,象征性的安撫賠償給勞工受害者。不過,樸正熙得到這筆日本巨額資金辦的是正事,基本投入了韓國經濟發展。七十年代前后韓國的“漢江奇跡”經濟現象,應該是有這筆資金作為初始啟動。但是,韓國的二戰勞工問題沒有得到徹底解決。這是當年韓國政壇親日派軍人政權的責任,而韓國受害者和大多數民眾并不滿意。

              二、九十年代以前韓國政權一直掌握在親日的軍人政權手里,日韓簽定的《韓日基本條約》沒有人說事。等到在野黨金大中獲得政權特別是盧武鉉上臺之后,韓日關系內幕不斷的曝光,并且在韓國掀起反日清算韓奸運動。韓國重新審視對日關系,雖然韓日簽署了《韓日基本條約》,認為被日本殖民30多年才賠償3.64億美元虧了,但是認為條約并沒有禁止民間索賠。

              這里面最重要的是,韓日簽署基本條約的1965年,令人震驚的日軍慰安婦問題還沒有得到世界性揭露。也就是說,1965年的條約沒有涉及到慰安婦問題,日本一直到1995年7月,才由村山富市首相提出民間募款賠償受害者。正因為如此,樸槿惠政府在2015年12月與日本簽署關于韓國慰安婦問題密約。

              日本拿出10億日元(約870萬美元)賠償韓國受害者,2017年韓國共同民主黨文在寅獲得大選勝利,在韓國的洶洶民意支持下,認為不能接受樸槿惠密約。目前文在寅充分利用民意,要求與日本解決歷史上勞工和慰安婦問題。向日本法院訴訟不受理,就由韓國法院受理,并且已經開始凍結日本企業在韓國的資產。

              三、由于韓國扭住不放,日本感到害怕和不耐煩。關于歷史上日本強虜的二戰勞工,不止韓國一家還有其它亞洲國家。在慰安婦問題上也是,作為歷史上日本慰安婦數字,在35萬以上。而韓國有慰安婦約近15萬,還有更多的是日本從亞洲其它國家強虜來的。

              四、韓國掀起的歷史上的勞工和慰安婦問題,對于日本國內政治有很大的沖擊。安倍晉三上臺之后,正在千方百計的想辦法進行修改和平憲法,如果至今為止日本在二戰歷史遺留問題都沒有解決,怎么能夠進行修改和平憲法。

              日本政府不愿意看到,韓國對日本的歷史上的勞工和慰安婦問題繼續發酵,安倍政府利用掌握的科技領先地位的半導體芯片材料,突然對韓國進行斷供,使得韓國陷入困境。因為韓國需要的這種半導體芯片材料,必須要到日本去購買,全世界80%以上的供貨量掌握在日本手里。日本對于韓國的制裁,擊中了韓國的軟肋和要害。

              綜述、對于韓國文在寅政府來說,一是認為歷史遺留問題沒有得到真正解決,以此牽制日本不能修憲。二是文在寅政府需要國內洶洶民意支持,來打壓遏止國內保守親日的新國家黨的抬頭。對于日本來說認為韓國言而無信,不肯徹底面對二戰歷史。利用日本在半導體芯片材料領先的情況下,重重的打壓韓國經濟,讓韓國了結歷史問題。

              1965年日本和韓國簽訂日韓基本條約和請求權協定,當時日本拿出3億美元的無償援助,2億美元的低息貸款和3億美元的民間借貸,了結與韓國的歷史問題。雙方通過國家間條約正式約定,放棄1910年日韓合并至1945年第2次世界大戰結束,近半個世紀日本與韓國官方與民間一切請求權問題。但是時隔半個世紀,韓國人依然揪著歷史問題不放,也不是一點道理沒有

              首先,日本并沒有就歷史問題作出深刻的反省和道歉。日本右翼政客時不時就會在慰安婦等敏感問題上刺激韓國人的神經,這當然會讓韓國人受不了。現在韓國也是一個發達國家,金錢特別是區區8億美元,顯然不能化解韓國人心頭的仇恨和傷疤。

              第二,日本人對韓國的賠償并不算太多。8億美元的資金,相當于當年韓國GDP總量的1/4,預算收入的兩倍多,也是日本外匯儲備的近40%。應該說,當年日本為了了解與韓國的歷史問題,確實是花了大價錢,韓國人也是利用這筆資金,實現了經濟起飛,創造了漢江奇跡。但是日本在韓國半個世紀的殖民統治,給韓國民眾造成了極大的苦痛,絕不是8億美元能夠了結的。抗戰勝利之后,統計日本給大陸地區造成的經濟損失就接近5000億美元,如果按照這種計算方法,韓國人的心態會更加失衡。

              第三,當年韓國樸正熙政府并沒有把日本提供的8億美元用在補償二戰受害者身上,而是集中用來發展韓國經濟。雖然樸正熙這樣做是最有效率的資金使用方法,但是對那些受害者而言,確實非常不公道,他們堅持要求日本政府做出賠償,其實也反映出對韓國政府資金分配不公的不滿。

              日本和韓國可以說是東北亞地區國家矛盾最集中最密集的兩個國家。但是在現代產業分工中這兩個國家又都誰也離不開誰,一種更理性的解決方式還是應該在歷史條約的框架下各讓一步。現在日本韓國互不相讓,只會讓這團歷史的亂麻越纏越緊。

              韓國揪住日本勞工賠償問題不放,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文在寅政府一直在打民族牌,以獲得民眾支持。二是日本對中國勞工的賠償,讓韓國民族情緒徹底爆發,文在寅沒有回頭路。

              二戰時期,日本政府和一些企業從亞洲國家強征過很多勞工。戰后韓國親日政府為了兩國關系正常化,于1965年雙方簽署了《日韓請求權協定》。

              按照協議規定,日本政府不再向勞工個人提供賠償,而且一次性向韓國賠償3億美元,并提供2億美元低息貸款發展經濟。

              雙方約定以后國家及國民之間不再就勞工問題追溯賠償。

              當時韓國一年的財政預算也不過3.5億美元,所以5億美元算得上一筆巨款。

              雖然這個協議看似很完美,但其實存在兩個大問題。首先這筆錢韓國政府并沒有補償給勞工個人或其家屬,這為后來的索賠埋下了隱患。

              其次,這種協議國家是替代不了受害者本人的,至少要征求人家的意見,畢竟受害范圍很廣,不是一個小問題。

              就是由于存在糾紛,所以勞工及家屬一直都在提出索賠訴訟,但以前日韓“友善”,基本全部敗訴。后來文在寅為了政治需要,拿這個事作為打擊樸槿惠的一把利器。

              不過文在寅上臺后,為了兩國關系并沒有太多的舉措。但2016年三菱公司對東方大國進行了勞工賠償,讓韓國民族情緒徹底爆發。

              但按道理來講,我們的情況與韓國完全不同。首先雖然我們國家出于長遠考慮,放棄了國家層面的索賠,但沒有代表民眾個人。

              其次,東方大國也沒有同日本簽署什么協議,放棄索賠,也沒有就勞工問題拿過日本一分錢。所以勞工個人或家屬索賠是有理有據的。

              另外,國家外交是憑實力說話,就拿制裁來說,韓國目前能拿的出手也就是泡菜、海苔、燒酒,電子產品日本完全不懼。

              但日本能制裁韓國的科技產品很多,所以發動貿易戰韓國會損失慘重。

              但目前韓國民眾民族情緒已被點燃,文在寅政府已經沒有妥協的空間,只有硬著頭皮把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打下去。不過最終受害的還是老百姓。

              對于日本來說也可能妥協,安倍一直在推動“修憲”,試圖擺脫日本歷史罵名,尋求國家關系正常化。所以不可能對弱小的韓國讓步。總之,對于局外人,坐看好戲上演。

              有不同觀點,歡迎留言區分享。了解更多歷史,請關注花木童說史!

              1965年,韓國和日本為了實現兩國邦交正常化,日韓兩國簽署了《日韓基本條約》。日本一次性賠償給韓國政府現金3.64億美元,加上商業貸款,一共是8億美元。韓國從此放棄對日本的其他賠款索求,韓國勞工的請求權問題已經解決,韓國民眾不能再向日方索賠。

              3.64億美元放到現在看起來不多,但是在當時來說卻是一筆巨款。韓國當時GDP也只有31億美元,日本比較發達一些,日本當時的外匯儲備也只有16億美元。日本拿出相當于韓國GDP四分之一的資金來幫助韓國發展經濟,日本也還是比較有誠意的。

              韓國當時是樸正熙軍人政權,我們都知道樸正熙帶領韓國人創造了漢江奇跡。當時韓國很窮,韓國政府得到日本的賠款和貸款以后,并沒有賠償給韓國受害勞工,而是作為啟動資金全部投入到韓國的經濟建設當中去了,這讓韓國面貌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韓國由于是軍人政權,很長時間內也沒有人追查資金的具體用途。到了70年代,韓國被日本強征勞工問題鬧得兇的時候,韓國政府拿出約1000多萬美元,象征性的安撫賠償給勞工受害者,但是這也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如果當初樸正熙將3.64億賠償全部分給強征勞工受害者,那么今天韓國就不會出現這一問題,這是韓國自己沒有處理好這個問題。

              后來韓國民選政府上臺以后,就開始清算以前的歷史問題,他們對樸正熙政府的做法也非常不滿。除了強征勞工問題,慰安婦問題也暴露出來,韓國民間的索賠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而樸槿惠政府迫于美國壓力跟日本簽的《韓日慰安婦協議》實際上損害了韓國受害者的利益,也遭到很多的反對。文在寅上臺以后,順應民意,廢除與日本簽署的《韓日慰安婦協議》,支持韓國民間對日本索賠,這才惹惱了日本。

              文在寅政府之所以揪著歷史問題不放,一是處于政治原因,順應民意,激發民族情緒,提高自身的支持率,同時打擊其他親日政黨。二是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賠償確實非常少,日本只拿出10億日元(約870萬美元)賠償韓國受害者,這不能令韓國民眾滿意。

              在韓國人眼里,如果他認自己凝聚力全世界第二,估計沒人敢認第一。確實在歐美人眼里,韓國人是排得上號的,甚至威震美國黑人。

              韓國人在美國的揚名立萬史

              1992年洛杉磯騷亂,黑人洗劫亞裔族群的商店,無往而不勝,很快沖擊就蔓延到韓國人開的商店區,沒想到韓國人很快就組織起來,人手一把槍站在商店樓頂,射殺黑人,黑人被激怒了,發誓要滅了韓裔,由退役軍人為骨干組織了幾次沖擊,結果被弄死了無數,從此美國黑人都知道了韓國棒子的厲害。

              2011年,一名黑人在韓國人開的超市搶了2美元的東西,被韓國女老板當場開槍射殺,最后那名韓國人被罰款2000美元,黑人要擱其他人,早就要聚眾大鬧一場,但是在韓國人面前,他們居然就徹底沒脾氣,以至于在美國,很多亞裔都要學兩句韓國語,關鍵時刻可以鎮住美國黑人。

              韓國人PK日本人

              唐朝大將軍李靖曾經說過,最厲害的軍隊不是一只嗷嗷叫的軍隊,而是一只即使面對死亡也心如止水的軍隊,他們只有可怕的平靜。

              用李靖這個標準來看韓國人和日本人,日本人能夠在地震中井然有序地排著隊,默默的走下高樓,而洶涌澎湃的韓國人在境界方面還真不如日本人。

              由日韓勞工賠償引發的對立

              日韓對立這一事件是由于韓國法院三次作出要求對日企進行拍賣以對勞工進行賠償引發的,事情的溯源卻要從1965年說起。

              1965年,日韓兩國外交基礎的《1965年日韓請求權決定》簽訂時,日本就已經賠付了8億美元給韓國(按當時協議只需要賠5億,韓國當年GDP才31.2億),而且手把手地教韓國人怎么治理國家,發展企業,并提供技術和生產線。當時美國人很討厭樸正熙,認為他是獨裁者,也是日本人幫助韓國與美國恢復關系,但是這一切都被韓國人看作理所當然的,是日本的贖罪。

              后來面對韓國的一再聲討和責難,2015年韓國前總統樸槿惠和日本簽署了《韓日慰安婦協議》,條約中有不可逆,不可撤銷條款,為此日本還在韓國注資100億成立了和解與治愈基金會,應該說這些構成了韓日在處理二戰問題的法律框架和措施。

              靠煽動極端民族主義起家的文在寅上臺后,青瓦臺就推翻了《韓日慰安婦協議》,盡管該條約規定了不可逆,不可撤銷條款。同時撤銷了和解與治愈基金會,改變了過去的法理框架和法律救援手段。

              韓國為何揪著歷史問題不放

              韓國國內并非沒有明白人,韓國的兩家報紙《高麗日報》和《韓國日報》都勸文在寅妥協,但是文在寅不可能妥協,因為支持他的選民多是極端民族勢力,妥協意味著他的政治基礎垮塌。

              相反文在寅還在不斷激化民族情緒,裹挾民意。在日本將韓國移除白名單后,文在寅曬出一張照片,文在寅背后的帥旗正是16世紀抗倭名將李舜臣將軍使用的帥旗,引發日本強烈不滿。

              這就是政治的丑惡之處是摻雜了政黨私貨的,我錯了嗎?我沒錯,永遠都是錯在對方,把群眾的情緒調動起來就好了。在韓日激烈交鋒之際,引導民眾將視線轉向仇恨,調度民眾感情拉仇恨,至于經濟垮塌責任在日本,不在我。

              江湖路遠,歡迎關注,后會有期,我是“天下會會天下”。

              哪里是韓國抓著歷史問題不放,是文在寅政府或者說進步派韓國政治力量,抓著日本的二戰歷史問題不放,以此討好選民,謀求政治利益。

              那么為什么是進步派一直利用二戰問題去糾纏日本,而不是韓國呢?搞懂這個問題,就先要明白韓國的政治光譜。

              韓國保守派既繼承軍政府時期的政治力量,在如今即是自由韓國黨,代表人物就是樸槿惠和黃教安,在往前追溯還有又被司法追責的全斗煥等人。

              這一政治力量,最大的特征就是跟財閥聯系緊密,并通過經濟的聯動,能夠和日本政壇互通聲氣。

              在韓國經濟崛起之初,就是依靠了日本的貸款和大量的投資,才讓韓國有了基礎建設的資本,為漢江奇跡創造了環境,所以日韓的經濟聯系自60年代以來就十分緊密,其中代表人物就是樂天會長辛格浩——他一度敢在公堂上叫囂“誰敢判我”,便是仗持了其作為日韓政經橋梁人物的身份。

              依靠著財閥、日本的經濟支持,也讓保守派擁有在經濟建設上的政治資本,這就是為何往往保守派執政的韓國經濟,表現都特別亮眼,并以此鑄就民意基礎,獲得勝選本錢。

              而進步派的政治資本就來自于更抽象化的力量——進步派的崛起源自于韓國民主運動時期,不管是金大中、還是盧武鉉、文在寅都是昔日的“民主干將”,其政治立場一直以來就傾向于中低層人士和中小企業,對于民意如何,又如何調動民意自然十分清楚。

              這從文在寅上臺之初承諾提高最低時薪,打壓財閥就可見一般——但這類舉措,往往會影響經濟。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韓國近年來經濟增長持續走低,提振乏術了。

              在“經濟縮水”的情況下,進步派就只能從其他方面去鞏固執政基礎——因為韓國社會政治亢奮很敏感,一旦失去了足夠的民意基礎,執政黨很可能遭遇政治杯葛,甚至重演樸槿惠的被罷免一事也不是不可能了。

              而由于歷史原因,韓國人的民族情緒十分嚴重,政治正確也橫行在韓國民間,所以進步派當政的韓國,為了討好民意,往往就會“對北和談謀統一,對日強硬逞英雄”。

              這一套,在過去可以說無往不利,文在寅更是在經濟下行,失業率節節高漲的情況下,憑借這“兩板斧”民調一直維持在40%以上,甚至在強硬的回應日本制裁后,還升至52%——當然,民主政治下的民眾回過神來,發現因為“虛無縹緲的情緒”而導致錢包縮水,子女求職無門會有個怎樣的反應,其實也不難揣測。

              所以由此可見,不是韓國在糾纏著歷史問題,抓著日本不放,而是韓國進步派政治力量,利用日本鞏固民意——比如樸槿惠就跟日本簽訂了一些協定,其中就包括有“解決慰安婦”這一日韓間最敏感的問題的協定。而文在寅“推翻慰安婦基金會協議”及“重談勞工案”也是因為韓國社會對這兩案的解決十分不滿意,其討好民意之心,可謂路人皆知。

              - END -

              看見我們,發現世界

              本文為 真實星球 原創

              更多內容敬請關注真實星球

              順手點贊支持我球,歡迎轉發朋友圈

              未經授權勿轉載,本號已與維權騎士簽約

              聲明:本內容來自悟空問答,版權歸原網站所有,不代表本網贊同以上意見,如有任何問題請與本網聯系!

              獨島(日本稱“竹島”)位于韓國郁陵島東面約70公里處,面積約0.18平方公里。目前韓國實際控制這一島嶼.1905年日俄戰爭后,日本認識到獨島的重要價值,于當年單方面地將獨島改稱為竹島,并劃入日本島根縣。1952年1月,韓國發表一個名為“和平線”的發言,宣布對包括獨島在內的周圍島嶼和海洋行使主權。9月,韓國總統李承晚派了一艘考察船到獨島,日本則宣布這個島是日本領土。雙方爭端從此開始。竹島年表:1618年,大谷甚吉和村川市兵衛渡海到達郁凌島,竹島成為渡海途中的中轉地。1696年,根據日韓之間交涉的結果,幕府雖然對郁凌島渡航實行了禁令,但并不禁止進入竹島海域。1849年,法國艦船里昂克盧號發現了竹島1904年9月29日,中井養三郎對日本政府提出了竹島領地編輯申請1905年1月28日,角寮會議對竹島進行了正式命名1905年2月22日,島根縣知事頒布第40號令1905年5月17日,竹島被登記在冊,成為隱岐郡的官有地1905年7月22日,日本海軍登陸竹島,并設立望表1905年8月19日,知事MASUNAGA BUKICHI等3人 乘坐軍艦對竹島進行視察1939年4月24日,通過鳥根縣五個村會議 決定把竹島編入五個村的行政區劃1940年8月,廢除竹島的公用地位,成為日本海軍軍事領地1945年11月,隨著海軍省被廢除,竹島轉由大藏省管轄1952年1月18日,韓國總統李承晚單方面宣布所謂的“海洋主權宣言”,主張竹島是韓國領地1953年6月27日,島根縣與海上保安廳共同對竹島進行視察,命令6名韓國人退出,并設立燈塔1954年9月25日,日本政府向國際司法裁判所提出審議申請,但被韓國拒絕1965年-1976年,島根縣知事及現議會長官 聯名向日本政府提出確保竹島領土主權的申請1987年,竹島及北方四島領土恢復運動 島根縣住民會議設立2004年3月,建議島根縣議會和政府設立“竹島日”2005年3月16日,島根縣同意設立“竹島日”2005年3月25日,島根縣知事公布此條例內容來自www.52en.org.cn請勿采集。

              相關閱讀推薦:

              精彩圖文

              大家都在看

              猜你可能感興趣

            1. 你們說,竹島到底是屬于日本的,還是韓國的。
            2. 日本侵略過韓國嗎
            3. 在歷史上日本和韓國之間發生過戰爭么?
            4. 那些韓國、日本現在還有的皇室是干嘛的?為什么有?
            5. 韓國是那年建國的
            6. 新加坡、韓國、日本的國土面積分別時多少?
            7. 韓國、朝鮮、日本的領土面積和總人口分別是多少?
            8. 美軍從什么時候駐軍在日本和韓國的?多長時間了?原因是什么?
            9. 韓國到日本多少時間
            10. 求韓國一年有幾個季節,分別從幾月到幾月。謝謝
            11.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